当前位置:0475成语 > 古诗

楚辞全文及翻译对照(离骚全文翻译对照)

03-05 22:19:31 作者:王海洋
1074

汉代东方朔所作。《谬谏》劝谏国君应当明辨忠奸,亲贤者,远佞臣,决不能鱼目混珠,玉石不分,祸国殃民;同时抒写了屈原怀才不遇的悲愤,诗中也表达了东方朔希冀汉武帝重用的愿望。洪兴祖《楚辞补注》:“《汉书·东方朔传》:‘亦郁邑于不登用’,故名此章为《谬谏》,若云谬语,因托屈原以讽汉主也。”


《楚辞·七谏》原文、注释、翻译

初放

【原文】

平生于国兮,

长于原野①。

言语讷涩兮,

又无强辅②。

浅智褊能兮,

闻见又寡③。

数言便事兮,

见怨门下④。

王不察其长利兮,

卒见弃乎原野。

伏念思过兮,

无可改者⑤。

群众成朋兮,

上浸以惑⑥。

巧佞在前兮,

贤者灭息⑦。

尧舜圣已没兮,

孰为忠直?

高山崔巍兮,

流水汤汤⑧。

死日将至兮,

与麋鹿同坑⑨。

块兮鞠,当道宿⑩。

举世皆然兮,

余将谁告?

斥逐鸿鹄兮,

近习 鸱枭。

斩伐橘柚兮,

列树苦桃。

便娟之修竹兮,

寄生乎江 潭。

上葳蕤而防露兮,

下泠泠而来风。

孰知其不合兮,

若竹柏之异心。

往者不可及兮,

来者不可待。

悠悠苍天兮,

莫我振理。

窃怨君之不寤兮,

吾独死而后已。

【注释】

①平:屈原的名。本篇是作者假托屈原口气进行抒情,故自称名,且为下文作谦语。国:国都,隐寓与君同朝。长:这里是长期在……生活的意思。

②讷涩:《章句》:“讷者,钝也。涩者,难也。”即口齿不伶俐。强辅:强有力的辅助,指有势力的朋党 。

③褊(biǎn):《章句》:“褊,狭也。”引申为薄弱。

④便事:有利于君国之事。门下:指君王左右的近臣。《章句》:“喻亲近之人也。”

⑤伏念:暗自思考。

⑥群众:指众多的佞臣小人。成朋:结党 营私。浸:稍,渐。

⑦灭息:《章句》:“消也。”没有声息,不敢说话。

⑧汤汤(shānɡ shānɡ):水流貌。

⑨坑:《章句》:“陂池曰坑。”陂池,即水坑。与麋鹿同坑,即在荒野与禽兽 为伍的意思。

⑩块:独处貌。鞠:匍匐为鞠。

近习 :常与相处,亲近。一本无“习 ”字。

便娟:《章句》:“好貌。屈原以竹自喻。”

葳蕤(wēi ruí):草木繁盛。防:《章句》:“蔽也。”泠泠(línɡ línɡ):清凉貌。

孰:一作“固”。异心:当做“心异”,“异”与下句“待”押韵。指竹心空,柏心实,故曰“心异”。前者屈原自喻志通达也,后者喻君暗塞也。

振理:《章句》:“振,救也。”振理,解救答理。

【译文】

我屈原生长在楚国国都,

如今却遭流放原野居住。

性迟钝言语少拙嘴笨腮,

又没有强势力在旁辅助。

我才智疏浅能力又薄弱,

孤陋寡闻又见识无多。

只为利国利君多次进言,

谁料想惹怒小人招来灾祸。

君王不察我进言是为国,

终将我放逐到僻壤荒野。

心里暗思自己有无过失,

实无一丝差错可改过。

群小拉帮结伙成朋党 ,

君王渐被欺蒙受迷惑。

谗佞小人花言巧语在君前,

忠良缄口不言声默默。

尧舜圣君已逝不及见,

忠正良臣为谁尽忠尽节?

高山巍巍峨峨耸立,

江 水浩荡永流不止。

叹自己年老死日将至,

在荒野与禽兽 相伴为侣。

孤独潦倒居无定所,

举世皆混浊是非已颠倒,

心中的冤情向谁诉?

大雁天鹅全遭斥退,

却把恶鸟鸱鸮当宠物。

橘柚佳树被砍伐,

却一排排栽植苦桃恶木。

可叹那婆娑修美的翠竹,

却只能孤零零江 边独处。

上面有繁茂的枝叶防露,

下面有清凉的微风驱酷暑。

谁知道我与君王道不合,

就像那实心的柏木、空心的竹。

从前的贤君无法追及,

未来的英主难目睹。

悠悠的苍天啊高高在上,

你为何不解除我的冤屈。

我怨恨君王你终不觉悟,

我只有弃身荒野明心曲。

【赏析】

这首诗表现屈原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忠贞遭弃,无辜被流放的痛苦心情。他抨击楚王昏庸,群小营私,斥逐鸿鹄,近习 鸱枭的黑暗政治,表现诗人独立、坚定的节操,宁可独抱忠信而死,也绝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尚节操。

沉江

【原文】

惟往古之得失兮,

览私微之所伤①。

尧舜圣而慈仁兮,

后世称而弗忘。

齐桓失于专任兮,

夷吾忠而名彰②。

晋献惑于孋姬兮,

申生孝而被殃③。

偃王行其仁义兮,

荆文寤而徐亡④。

纣暴虐以失位兮,

周得佐乎吕望。

修往古以行恩兮,

封比干之丘垄⑤。

贤俊慕而自附兮,

日浸婬而合同⑥。

明法令而修理兮,

兰芷幽而有芳。

苦众人之妒予兮,

箕子寤而佯狂⑦。

不顾地以贪名兮,

心怫郁而内伤⑧。

联蕙芷以为佩兮,

过鲍肆而失香⑨。

正臣端其操行兮,

反离谤而见攘⑩。

世俗更而变化兮,

伯夷饿于首陽。

独廉洁而不容兮,

叔齐久而逾明。

浮云陈而蔽晦兮,

使日月乎无光。

忠臣贞而欲谏兮,

谗谀毁而在旁。

秋草荣其将实兮,

微霜下而夜降。

商风肃而害生兮,

百草育而不长。

众并谐以妒贤兮,

孤圣特而易伤。

怀计谋而不见用兮,

岩穴处而隐藏。

成功隳而不卒兮,

子胥死而不葬。

世从俗而变化兮,

随风靡而成行。

信直退而毁败兮,

虚伪进而得当。

追悔过之无及兮,

岂尽忠而有功。

废制度而不用兮,

务行私而去公。

终不变而死节兮,

惜年齿之未央。

将方舟而下流兮,

冀幸君之发蒙。

痛忠言之逆耳兮,

恨申子之沈江 。

愿悉心之所闻兮,

遭值君之不聪。

不开寤而难道兮,

不别横之与纵。

听奸臣之浮说兮,

绝国家之久长。

灭规矩而不用兮,

背绳墨之正方。

离忧患而乃寤兮,

若纵火于秋蓬。

业失之而不救兮,

尚何论乎祸凶。

彼离畔而朋党 兮,

独行之士其何望!

日渐染而不自知兮,

秋毫微哉而变容。

众轻积而折轴兮,

原咎杂而累重。

赴湘沅之流澌兮,

恐逐波而复东。

怀沙砾而自沉兮,

不忍见君之蔽壅。

【注释】

①惟:思,想。得失:指得道失道,兴亡安危。私:亲近。微:贱,指佞谗小人。伤:害。

②夷吾:管仲名夷吾,字仲。《章句》:“管仲将死,戒桓公曰:‘竖刁自割,易牙烹子,此二臣者不爱其身,不慈其子。不可任也。’桓公不从,使专国政。桓公卒,二子各欲立其所传公子。诸公子并争,国乱无主,而桓公尸不棺,积六十日,虫流出户,故曰失于专任。夷吾忠而名著也。”

③孋(lì)姬:即骊姬。晋献公的宠 妃。申生:春秋时晋献公太子。献公听信骊姬谗言,把他逼死。

④偃王:《章句》:“徐,偃王国名也。周宣王之舅申伯所封也。”荆文:荆,楚国。文,楚文王。徐亡:《章句》:“言徐偃王修行仁义,诸侯朝之三十余国,而无武备。楚文王见诸侯朝徐者众,心中觉悟,恐为所并,因兴兵击之而灭徐也。”

⑤修:当作“循”,形近而误。循,遵。封:培土为封,此谓培土作坟。丘垄:指坟墓。《章句》:“言武王修先古之法,敬爱贤能,克纣。封比干之墓,以彰其德,宣示四方也。”比干:殷朝贤臣,被纣王杀害。

⑥浸婬:《章句》:“浸婬,多貌也。”浸,一作“侵”。合同:《章句》:“四海合并,皆同志也。”指天下一心。

⑦箕子:《章句》:“箕子,纣之庶兄。见比干谏而被诛,则被发佯狂以脱其难也。”佯:一作“详”。寤:通“悟”,醒悟。

⑧不顾地:指不顾念楚国之地,即不顾念家乡。名:忠直之名。怫(fú):忧郁,愤怒。

⑨鲍肆:鲍鱼之肆。肆:市廛,市场。

⑩攘:《章句》:“排也。”即排挤,放逐。

荣:草开的花。其:一作“而”。微霜:《章句》:“微霜杀物,以喻谗谀。”

商风:秋风。《章句》:“秋气起则西风急疾而害生物。”育而不长:《章句》:“言君令急促,铲伤百姓,使不得保其性命也。”育:一作“堕”。

圣特:明达聪慧之才。一作“圣孤特”。

隳(huī):《章句》:“坏也。”卒:终。死而不葬:《楚辞补注》:“吴王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 中,故曰死而不葬也。”

年齿:年龄。央:尽。未央即未尽。

方舟:大夫所乘的船。发蒙:解惑。

申子:即伍子胥。吴王曾封之于申,故号为“申子”。

悉:尽。心:一作“余”。聪:《章句》:“听远曰聪。”不聪:即听觉不灵敏。

畔:通“叛”。离畔:指谗佞小人。独行之士:指被孤立的正直的人。

众轻积:很多轻东西堆积在车上。原:指屈原。咎:《章句》:“过也。”原咎:屈原的过错。累:加。此句言屈原本无罪,群小伤害,各加以罪,加之者虽轻,但加之者众,因之而变重也。

【译文】

想那历史上的得失兴亡,

看那群小误君祸国事桩桩。

尧与舜圣明仁义慈爱百姓,

后世人常称颂永远不忘。

齐桓公用小人死后国乱,

管仲耿介忠直美名传扬。

晋献公听谗言被骊姬迷惑,

可怜那孝子申生惨遭祸殃。

徐偃王行仁义不备武装,

楚文王心恐惧将其灭亡。

殷纣王暴虐无道身死国灭,

周得天下幸赖于吕望贤良。

武王效法古人施恩布惠,

封比干墓将其德昭示四方。

天下贤俊慕周德都来亲附,

人才日增天下一心国力强。

法令严明治国之道好,

兰芷纵在幽僻处也散馨香。

我苦恼群小们对我嫉妒,

想箕子为避难装傻佯狂。

也想不贪忠名离乡远去,

怎奈心恋故国痛苦难当。

将蕙芷联起来做成佩带,

经过鲍鱼店就失去芬芳。

正直之臣端正他的品行,

反遭谗人诽谤遭流放。

世俗之人改清洁为贪邪,

伯夷宁愿守节饿死首陽。

独行廉洁啊虽不容于世,

日后叔齐终得美名扬。

层层乌云遮得天昏地暗,

使得日月失去灿烂光芒。

忠臣坚贞欲进谏,

佞人在旁谗言诽谤。

就像百草至秋本该结实,

夜里却突然降下寒霜。

急疾的西风摧残着生物,

秋风已起百草不得生长。

群小结党 营私而妒害贤才,

贤良反孤立无援受损伤。

我心怀良策却不被重用,

只好独居岩穴栖身隐藏。

子胥伐楚功成却遭谗毁,

可怜他被赐死尸首不葬。

世人见其状纷纷从俗媚上,

正如草木随风披靡成排成行。

诚信正直之臣身败名毁,

虚伪谄佞之徒身显名扬。

国家倾危君王才知追悔时已晚,

此时我竭尽忠心也难有回天之功。

他们废先王之法而不用,

一味贪求私利背离公正。

我愿怀清白终不变节,

可惜我年寿未尽还年轻。

我要乘舟随江 远去,

只望君王醒悟不再受欺蒙。

哀痛忠直之言君王听不进,

子胥被杀沉江 令人伤情。

我愿竭尽所闻陈述政事,

可君王他充耳不闻不采用。

君心常惑难与陈述政道,

他糊里糊涂不辨横竖奸忠。

好听邪佞之臣的虚言浮说,

致使国运断绝难以久兴。

放弃先圣法度而不施用,

背离正直方向导致危倾。

遭到忧患才知醒悟,

就像纵火秋草其势已成。

君王失道已经自身难保,

还谈什么国家福祸吉凶。

众奸佞相互勾结营私利,

忠士直臣何敢奢望国事昌隆!

君被邪恶熏染而不自知,

秋毫虽细但天天在成长。

车载轻物过多也会断轴,

众口诽谤使我罪孽加重。

我厌浊世愿投湘沅之流水,

又怕尸身随波东流难回程。

怀沙负石自沉江 而死啊,

不忍心见君王被群小欺蒙。

【赏析】

《沉江 》写屈原自投汨罗而死时的悲愤之情。首先列举大量史实说明国家兴衰的关键是国君的贤明善任,亲贤臣,远小人。接着写屈原临死时的复杂心理,他“终不变而死节兮,惜年齿之未央”,他既忠君又怨恨君王不悟,最后还是“怀沙砾而自沉兮,不忍见君之蔽壅”。

怨世

【原文】

世沉淖而难论兮,

俗岭峨而参嵯①。

清泠泠而歼灭兮,

混湛湛而日多②。

枭鹗既以成群兮,

玄鹤弭翼而屏移。

蓬艾亲入御于床 笫兮,

马兰踸踔而日加③。

弃捐药芷与杜衡兮,

余奈世之不知芳何。

何周道之平易兮,

然芜秽而险戏。

高陽无故而委尘兮。

唐虞点灼而毁议④。

谁使正其真是兮?

虽有八师而不可为。

皇天保其高兮,

后土持其久⑤。

服清白以逍遥兮,

偏与乎玄英异色⑥。

西施媞媞而不得见兮,

嫫母勃屑而日侍⑦。

桂蠹不知所淹留兮,

蓼虫不知徙乎葵菜。

处湣湣之浊世兮,

今安所达乎吾志⑧。

意有所载而远逝兮,

固非众人之所识。

骥踌躇于弊辇兮,

遇孙陽而得代。

吕望穷困而不聊生兮,

遭周文而舒志。

宁戚饭牛而商歌兮,

桓公闻而弗置⑨。

路室女之方桑兮,

孔子过之以自侍⑩。

吾独乖剌而无当兮,

心悼怵而耄思。

思比干之恲恲兮,

哀子胥之慎事。

悲楚人之和氏兮,

献宝玉以为石。

遇厉武之不察兮,

羌两足以毕斫。

小人之居势兮,

视忠正之何若?

改前圣之法度兮,

喜嗫嚅而妄作。

亲谗谀而疏贤圣兮,

讼谓闾娵为丑恶。

愉近习 而蔽远兮,

孰知察其黑白。

卒不得效其心容兮,

安眇眇而无所归薄。

专精爽以自明兮,

晦冥冥而壅蔽。

年既已过太半兮,

然埳轲而留滞。

欲高飞而远集兮,

恐离罔而灭败。

独冤抑而无极兮,

伤精神而寿夭。

皇天既不纯命兮,

余生终无所依。

愿自沉于江 流兮,

绝横流而径逝。

宁为江 海之泥涂兮,

安能久见此浊世?

【注释】

①沉淖(chén nào):《章句》:“沉,没也。淖,溺也。”这里是没落的意思。岭(yín)峨:参差不齐。岭,一作“岑”。参嵯(cēn cī):形容山峰高低不平。岭峨、参嵯在这里都是比喻人们对是非的评价不一样。《章句》:“言时世之人,沉没财利,用心淖溺,不论是非,不别忠佞,风俗毁誉,高下参嵯,贤愚合同。”

②清泠泠:以喻洁白。歼:尽。灭:消。混湛湛:《章句》:“喻贪浊也。”

③笫(zǐ):竹编的床 席。床 笫,即指床 。马兰:《章句》:“马兰,恶草也。”《楚辞补注》:“《本草》云,马兰生泽旁,气臭,花似菊而紫。”踸踔(chěn chōu):《章句》:“暴长貌。”蓬艾、马兰,均喻指谄佞奸邪之徒。

④高陽:《章句》:“帝颛顼也。”委尘:《章句》:“蒙尘也。”即被尘玷污,比喻受到诬蔑。

⑤后土:对土地的尊称。

⑥服:与“行”同义。玄英:《章句》:“纯黑也。以喻贪浊。”

⑦媞媞(tí):《章句》:“媞媞,好貌也。《诗》曰‘好人媞媞’也。”嫫(mó)母:古代传说中的丑妇。勃屑:《章句》:“犹蹒跚膝行貌。”

⑧湣湣(hūn):惑乱,浑浊。

⑨宁戚饭牛:《章句》:“宁戚,卫人。修德不用,退而商贾。宿齐东门外。桓公夜出,宁戚方饭牛,叩角而高歌。桓公闻之,知其贤,举用为客卿,备辅佐也。”商歌:应为“高歌”之误。置:放置,弃置。

⑩室女:犹言处女 ,少年处室之女。方:正。桑:采桑。过:路过。自侍:自己整肃,恭敬对方。此二句意为孔子路遇室女,见其采桑,一心不视,喜其贞正,故自己整肃,以示敬意。

乖剌(là):剌,违戾。乖剌,相反,违背。引申为不得志。悼怵(chù):悲伤凄怆。耄(mào):昏乱,糊涂。

恲恲(pínɡ):忠直之貌。《楚辞补注》:“慷慨也。”慎事:《章句》:“子胥临死曰:‘抉吾两目,置吴东门,以观越兵之入也。’死不忘国,故言慎事也。”

嗫嚅(niè nuò):《章句》:“小语谋私貌也。”

近习 :君王亲信。

专:专一。精爽:明亮,指心中光明磊落。晦冥冥:昏暗状,此指社会昏暗。

罔:《章句》:“罔以喻法。”灭败:指灭败忠厚之志。

【译文】

时人腐化没落难以评说,

世俗毁誉高下相差太多。

清洁之士都被抛弃不用,

贪浊之人得宠 日益盛多。

凶禽恶鸟既已成群并进,

黑鹤只能被迫敛翅退缩。

蓬艾受喜爱栽植床 头,

恶草马兰也随之繁茂婆娑。

他们抛弃白芷杜衡众香草,

我叹世人不知芬芳为何。

大道曾经何等平直宽阔,

如今杂草丛生危险坎坷。

古帝高陽无故受毁谤,

尧舜至圣也遭人诬蔑。

让谁来评判他的真伪?

虽有八位贤人也难定夺。

老天永远高高在上,

大地深厚日久天长。

我身着白衣啊逍遥自在,

偏与污浊黑色殊道异行。

西施姣美却遭排挤迫害,

嫫母奇丑反得亲近宠 爱。

桂蠹食甘不知满足安守,

蓼虫食苦不知徙于甜菜。

我处在这浑浊的乱世啊,

怎能实现理想发挥雄才。

我胸怀大志想远走求贤,

群小不知反受疑猜。

骏马驾破车不肯前行,

遇伯乐才以好车替代。

吕望曾经穷困无以聊生,

幸遇文王才得施展雄才。

宁戚夜里喂牛叩角高歌,

齐桓公听到后贵宾相待。

有一少女路边正采桑,

孔子见她贞正便以礼相待。

独我生不逢时不被世容,

因此内心烦乱无限凄悲。

想那比干一生忠心耿耿,

哀痛子胥至死不忘国危。

楚国的卞和真令人悲叹,

献宝玉以为石说他欺骗。

遇厉王武王不知明察,

两只脚被砍掉饱受摧残。

志狭智少之辈高居显位,

又把忠正之士当做何看?

众群小更改先圣法度,

相与耳语谋私谗毁忠贤。

君王亲信佞人斥逐忠义,

美女 闾娵公然被诬为丑极。

君王宠 爱谄谀远贤士,

谁又去将黑白辨析。

我始终都不能效力君王啊,

前途渺茫不知归宿在何方。

我精诚专一愿竭心尽力,

世道黑暗反被群小排挤毁伤。

我已是年过半百无多日,

却仍是道路坎坷无进取。

也想远走高飞奔往他乡,

又怕遭受罪罚毁损声誉。

独受冤屈压抑无尽无穷,

身心备受摧残减损寿命。

老天既然这样反复无定,

我只能无依无靠终此一生。

我宁愿投身于滚滚江 水,

自绝于这江 流远漂不回。

我宁愿成为江 底的沙泥,

怎能够久见这浊世污秽!

【赏析】

这首诗写屈原被放逐以后对楚国黑暗世道的怨愤。他罗列社会人事、花鸟禽兽 、神仙传说等多种意象,哀叹楚王的昏庸,痛斥小人的谗佞,怨恨社会风俗的败坏。感情激烈,对比鲜明,有振聋发聩的作用。

怨思

【原文】

贤士穷而隐处兮,

廉方正而不容①。

子胥谏而靡躯兮,

比干忠而剖心②。

子推自割而饲君兮,

德日忘而怨深③。

行明白而曰黑兮,

荆棘聚而成林。

江 离弃于穷巷兮,

蒺藜蔓乎东厢④。

贤者蔽而不见兮,

谗谀进而相朋⑤。

枭鸮并进而俱鸣兮,

凤皇飞而高翔。

愿一往而径逝兮,

道壅绝而不通。

【注释】

①隐处:指处在困境中,没有被国君任用。不容:不容于世。

②靡躯:死后找不到尸体。

③子推:介子推。据《左传》载:介子推,春秋时晋国贤臣,曾跟随晋文公在外流浪19年。有一次途中粮尽,子推便割了自己大腿的肉给晋文公充饥。回国后,晋文公却忘了他,后来想起,派人去找,他逃隐在绵山中不肯出来。文公想烧山诱他出来,结果他抱木烧死。

④江 离:一种香草。东厢:《章句》:“廧序之东为东厢。”正屋两边的房屋叫厢房,东边的叫东厢。这里是相对“穷巷”而言的,指好房屋。

⑤相朋:互相勾结。

【译文】

贤良士常贫穷身处困境,

廉正者身清白不被世容。

子胥规劝吴王未得好死,

比干忠而剖心不得善终。

子推自割腿肉救治国君,

恩德逐渐被忘怨恨加深。

行为清白却被诬为暗昧,

荆棘杂聚如今已经成林。

香草江 离抛于穷街陋巷,

恶草蒺藜长在宫殿华堂。

贤臣受到排挤难见君主,

佞人反受重用结党 君旁。

猫头鹰成群飞一齐鸣叫,

凤凰只能躲避高高飞翔。

我欲见君一谏而后远走,

怎奈道路阻绝终不能往。

【赏析】

这首诗排比罗列大量历史事实,说明国君重视人才选贤授能的重要,讽喻楚王忠奸不分,贤愚不辨,必然导致国家的衰败。

自悲

【原文】

居愁勤其谁告兮,

独永思而忧悲①。

内自省而不惭兮,

操愈坚而不衰。

隐三年而无决兮,

岁忽忽其若颓②。

怜余身不足以卒意兮,

冀一见而复归。

哀人事之不幸兮,

属天命而委之咸池③。

身被疾而不间兮,

心沸热其若汤④。

冰炭不可以相并兮,

吾固知乎命之不长。

哀独苦死之无乐兮,

惜予年之未央。

悲不反余之所居兮,

恨离予之故乡。

鸟兽惊而失群兮,

犹高飞而哀鸣。

狐死必首丘兮,

夫人孰能不反其真情?

故人疏而日忘兮,

新人近而俞好⑤。

莫能行于杳冥兮,

孰能施于无报⑥?

苦众人之皆然兮,

乘回风而远游。

凌恒山其若陋兮,

聊愉娱以忘忧。

悲虚言之无实兮,

苦众口之铄金。

过故乡而一顾兮,

泣歔欷而沾衿。

厌白玉以为面兮,

怀琬琰以为心⑦。

邪气入而感内兮,

施玉色而外婬⑧。

何青云之流澜兮,

微霜降之蒙蒙⑨。

徐风至而徘徊兮,

疾风过之汤汤⑩。

闻南藩乐而欲往兮,

至会稽而且止。

见韩众而宿之兮,

问天道之所在。

借浮云以送予兮,

载雌霓而为旌。

驾青龙以驰骛兮,

班衍衍之冥冥。

忽容容其安之兮,

超慌忽其焉如。

苦众人之难信兮,

愿离群而远举。

登峦山而远望兮,

好桂树之冬荣。

观天火之炎炀兮,

听大壑之波声。

引八维以自道兮,

含沆瀣以长生。

居不乐以时恩兮,

食草木之秋实。

饮菌若之朝露兮,

构桂木以为室。

杂橘柚以为囿兮,

列新夷与椒桢。

鹍鹤孤而夜号兮,

哀居者之诚贞。

【注释】

①勤:一本作“苦”。

②无决:没有听到君王召回的命令。《章句》:“古者人臣三谏不从,待放三年,君命还则复,无则遂行也。”颓:水向下流。

③咸池:《章句》:“咸池,天神也。”《楚辞补注》:“《淮南》云:‘咸池者,水鱼之囿也。注云,水鱼,天神。’”

④间:《楚辞补注》:“间,瘳也。”瘳(chōu):病愈。沸:一作“怫”。《楚辞补注》:“怫,音费,忿貌。”

⑤俞:一作“愈”。一云:新人愈近而日好。

⑥杳冥:原意是昏暗。引申为暗中,默默无闻地做好事不让人知道。

⑦厌:《章句》:“厌,著也。”施用。此句意为把白玉做我的外表。也就是说我的外表行为像白玉一样洁白至纯。琬琰(wǎn yǎn):美玉名。

⑧外婬:《章句》:“婬,润也。”即外面表现出光润来。

⑨流澜:形容乌云很深厚。蒙蒙:盛貌。

⑩汤汤(shānɡ shānɡ):水大的样子。这里形容风大。“汤”,一作“荡”。

南藩:《章句》:“藩,蔽也。南国诸侯为天子藩蔽,故称藩也。”会稽:山名。

韩众:《章句》:“韩众,仙人也。”天道:《章句》:“长生之道。”

班衍衍:《章句》:“言极疾也。”

容容:王先谦《汉书补注》:“飞扬之貌。”超:遥远。焉如:到哪里。

举:《章句》:“去也。”

天火:由雷电或物体自燃引起的大火。《左传·宣公十六年》:“凡火,人火曰火,天火曰灾。”炀(yànɡ):火炽猛烈。大壑:《章句》:“海水也。”指大海。

八维:《章句》:“天有八维,以为纲纪也。”四方(东、南、西、北)和四隅(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合称八维。道:通“导”。沆瀣:夜半之气。

菌:香木名,即菌桂。若:香草名,即杜若。

囿:一作“圃”。列:有顺序地栽培。新夷:即辛夷。桢:女贞子。

鹍(kūn):鸥鸡,鸟名。形状像鹤,长颈红嘴,羽毛黄白色。居者:隐居山泽的人。指屈原自己。

【译文】

孤居山泽愁苦向谁诉说,

唯有长忧悲叹独自难过。

自念修行清白无愧于心,

操守坚韧不衰愈加执着。

放逐三年仍不见召回,

岁月转瞬即逝如水下坡。

可怜我今生终难遂愿,

希望再见君王重返家国。

我自哀不能见爱于君主,

只好凭天由命将神依托。

我身染疾病总不见好,

心中恰似汤沸无限焦灼。

冰和炭不能够共存并放,

我本来就知道命不会长。

孤苦无乐而死令人哀痛,

可怜我年寿未尽血气方刚。

悲叹不能返回我的旧居,

怨恨我将永离我的故乡。

鸟兽如果受惊离群失散,

还会哀号悲鸣高高盘桓。

狐狸死时头要朝向故丘,

人老将死谁不思念家园?

故旧忠臣日被淡忘疏远,

谗谀新人日见亲近君前。

谁能默默无闻去行正道,

谁能无偿施舍不求报还?

苦于众人都随波逐流,

我只好乘风高飞远游。

登临恒山觉得它太渺小,

暂且在此娱乐忘却烦忧。

谗言无凭无证令人可悲,

金子也会熔于众人之口。

经过故乡我回头下望啊,

不知不觉已是热泪横流。

我的行为清白啊纯洁如玉,

内心也像美玉一般晶莹。

谗邪俗气虽想侵袭入内,

玉色不变愈加外润内明。

为何天上乌云奔腾翻卷,

蒙蒙寒霜早降草木难生。

轻风徐徐让我徘徊游荡,

疾风急扫令我胆战心惊。

闻说南国安乐我欲前往,

中途休息来到会稽山上。

看见仙人韩众在此停宿,

便向他请教天道在何方。

凭借着浮云送我去远游,

彩虹作旗帜在车上飘扬。

驾起青龙车急驰飞奔,

盘旋飞行直上冥冥天上。

风驰电掣奔向哪里,

前途遥远令人迷茫。

悲叹世人使人难以信任,

宁愿离开他们远走他乡。

登上山岗向远处眺望,

喜见冬天也有桂花开放。

观天火烈烈火势盛旺,

听大海涛声隆隆轰响。

我抓着天绳向上攀登,

吸饮露气以求长生。

郁郁不乐我忧时伤世,

只吃草木秋天结的果实。

我喝菌若上清晨的露水,

用桂木来构造我的住房。

我在园圃中种上橘和柚,

辛夷、花椒、女贞子也栽种成行。

鹍鸡白鹤夜里孤苦悲鸣,

哀痛隐居的人正直贤良。

【赏析】

《自悲》抒发了屈原去国和恋国的内心矛盾冲突。首先写诗人被流放以后对故乡和国君的思念之情,虽然流放三年,却仍然心系怀王“冀一见而复归”,想念故乡,“狐死必首丘”。接着写诗人去国远游,他凌恒山,至会稽,见韩众,问天道。这种远游是诗人对现实的否定,对自我的超越,是内心矛盾的反映。

哀命

【原文】

哀时命之不合兮,

伤楚国之多忧①。

内怀情之洁白兮,

遭乱世而离尤。

恶耿介之直行兮,

世混浊而不知。

何君臣之相失兮,

上沅湘而分离。

测汨罗之湘水兮,

知时固而不反②。

伤离散之交 乱兮,

遂侧身而既远③。

处玄舍之幽门兮,

穴岩石而窟伏④。

从水蛟而为徙兮,

与神龙乎休息。

何山石之崭岩兮,

灵魂屈而偃蹇⑤。

含素水而蒙深兮,

日眇眇而既远⑥。

哀形体之离解兮,

神罔两而无舍⑦。

惟椒兰之不反兮,

魂迷惑而不知路⑧。

愿无过之设行兮,

虽灭没之自乐⑨。

痛楚国之流亡兮,

哀灵修之过到⑩。

固时俗之混浊兮,

志瞀迷而不知路。

念私门之正匠兮,

遥涉江 而远去。

念女媭之婵媛兮,

涕泣流乎于悒。

我决死而不生兮,

虽重追吾何及。

戏疾濑之素水兮,

望高山之蹇产。

哀高丘之赤岸兮,

遂没身而不反。

【注释】

①时命:时代和命运。时命不合,即生不逢时。

②测:度量水的深浅。这里是要投身水中,用自己的身体来度量水的深浅。表示自绝于世。

③交 乱:相互怨恨。指君臣的关系。侧身:戒备恐惧,不敢安身的意思。

④玄舍、幽门:都是指黑暗的居室。比喻身被放逐,远离朝廷的困境。穴:这里用作动词,隐居的意思。

⑤崭岩:山高而险峻的样子。崭:一作“蜥”。

⑥素水:《章句》:“素水,白水也。”清洁纯净的水。蒙深:《楚辞补注》:“蒙深,一作漾漾。”盛多的意思。

⑦离解:《楚辞补注》:“解,一作懈。”懈怠。形体离解,精疲力竭的意思。罔两:罔,通“惘”。《章句》:“罔两,无所据依貌也。”舍:《章句》:“舍,止也。”

⑧椒兰:《章句》:“椒,子椒也。兰,子兰也。”这是楚国的两个佞臣。不知路:《章句》:“言子椒子兰不肯反己,魂魄迷惑不知道路当如何也。”

⑨设行:犹言施行,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行动。灭没:指名和身的败裂。

⑩流亡:危亡。过到:《补注》:“到,至也。”过到,过错造成的。

瞀(mào)迷:《章句》:“瞀,闷也。迷,惑也。”瞀迷,心中烦乱迷茫。

私门:犹言权门。指掌权的群小党 人。匠:《章句》:“匠,教也。言己念众臣皆营其私,相教以利,乃以其邪心欲正国家之事,故己远去也。”

女媭(xū):旧注多指为屈原的姐姐,郭沫若《屈原赋今译》作“女伴。”媭是楚语中对女性的称呼,“女媭”可作为广义的女性来解释。婵媛:由于内心的关切而表现出的牵持不舍的样子。于悒:《章句》:“增叹貌也。”

追:追怀。重追:再三追思。吾:当作“其”。何及:《章句》:“言亦无所复还也。”

濑(lài):流得很急的水。蹇产:迂曲,曲折的样子。

赤岸:《中文大辞典》:“极南之地。”这里比喻朝廷中的危险境地。《章句》:“伤无贤君,将以阽危。”没身:指投身江 流中去。

【译文】

生不逢时令我暗自哀怜,

更加悲叹楚国多忧多难。

我的心志清正纯洁无瑕,

时逢乱世惨遭罪尤祸愆。

群小憎恶光明正大品行,

世道混浊竟至美丑不分。

为何明君贤臣分离不合,

我逆沅湘而上洒泪别君。

我将沉身汨罗湘水之渊,

深知社会丑恶誓不回还。

悲伤君臣分手相互恨怨,

心中无比恐惧远离君前。

我深藏在黑暗居室里面,

我隐居在岩石洞穴之间。

我只同水中蛟龙相来往,

我只与洞里神龙相依伴。

高高山峰多么巍峨壮观,

我却灵魂困顿望而难攀。

我饮用无尽的清洁泉水,

被迫离开朝廷渐行渐远。

我精疲力尽魂不附体,

神思恍惚更是无所依附。

子椒子兰不肯让我回去,

我的魂魄迷惑不知归路。

我愿终无过错坚持己行,

虽身败名裂也乐以为荣。

悲叹楚国大业日益危败,

这是君王不用贤人的结果。

本来世道就是这样混浊,

不知出路令我心烦困惑。

想到众臣皆以私心相教,

我宁愿渡过长江 而远涉。

想到女媭对我关怀依依,

不禁涕泪横流悲伤叹息。

我决心一死不再苟活,

再三追劝又有何益。

我游戏在急流清水之间,

仰望高山那么崎岖陡险。

哀叹高丘也有危岸险境,

我遂投身江 中不愿回还。

【赏析】

《哀命》哀叹楚国的多灾多难和自己的生不逢时。诗人痛恨群小谗佞之误国,哀怨灵修之过错。虽被放逐,仍然洁身自好,决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最后决定投身汨罗,以死对黑暗现实作最坚决的抗争。

谬谏①

【原文】

怨灵修之浩荡兮,

夫何执操之不固②。

悲太山之为隍兮,

孰江 河之可涸③。

愿承闲而效志兮,

恐犯忌而干讳④。

卒抚情以寂寞兮,

然怊怅而自悲⑤。

玉与石其同匮兮,

贯鱼眼与珠玑⑥。

驽骏杂而不分兮,

服罢牛而骖骥⑦。

年滔滔而自远兮,

寿冉冉而愈衰。

心悇憛而烦冤兮,

蹇超摇而无冀⑧。

固时俗之工巧兮,

灭规矩而改错。

却骐骥而不乘兮,

策驽骀而取路。

当世岂无骐骥兮,

诚无王良之善驭⑨。

见执辔者非其人兮,

故驹跳而远去。

不量凿而正枘兮,

恐矩矱之不同⑩。

不论世而高举兮,

恐操行之不调。

弧弓弛而不张兮,

孰云知其所至。

无倾危之患难兮,

焉知贤士之所死。

俗推佞而进富兮,

节行张而不著。

贤良蔽而不群兮,

朋曹比而党 誉。

邪说饰而多曲兮,

正法弧而不公。

直士隐而避匿兮,

谗谀登乎明堂。

弃彭咸之娱乐兮,

灭巧倕之绳墨。

箟簬杂于黀蒸兮,

机蓬矢以射革。

驾蹇驴而无策兮,

又何路之能极。

以直针而为钓兮,

又何鱼之能得?

伯牙之绝弦兮,

无钟子期而听之。

和抱璞而泣血兮,

安得良工而剖之。

同音者相和兮,

同类者相似。

飞鸟号其群兮,

鹿鸣求其友。

故叩宫而宫应兮,

弹角而角动。

虎啸而谷风至兮,

龙举而景云往。

音声之相和兮,

言物类之相感。

夫方圆之异形兮,

势不可以相错。

列子隐身而穷处兮,

世莫可以寄托。

众鸟皆有行列兮,

凤独翔翔而无所薄。

经浊世而不得志兮,

愿侧身岩穴而自托。

欲阖口而无言兮,

尝被君之厚德。

独便悁而怀毒兮,

愁郁郁之焉极。

念三年之积思兮,

愿一见而陈词。

不及君而骋说兮,

世孰可为明之。

身寝疾而日愁兮,

清沉抑而不扬。

众人莫可与论道兮,

悲精神之不通。

【注释】

①谬谏:狂者之妄言叫谬。谬谏,是作者谦虚的说法。

②操:《章句》:“志也。”意志。

③太:同“大”。隍:《章句》:“隍,城下池也。”《楚辞补注》:“《说文》:‘城池有水曰池,无水曰隍。’”这里泛指池塘。孰:犹何。

④承:通“乘”,趁着。志:一本作“忠”。忌、讳:《章句》:“所畏为忌,所隐为讳。”

⑤怊怅:《章句》:“恨貌也。”

⑥匮:《章句》:“匣也。”其:一作“而”。玑:不圆的珠子。

⑦服罢牛:服,这里作动词,即驾在车当中。服罢牛,指把疲惫的老牛驾在车当中。

⑧悇憛(tú tán):《章句》:“忧愁貌也。”超摇:《章句》:“超摇,不安也。”

⑨王良:人名,春秋时之善御者。《淮南子·览冥训》:“昔者王良、造父之御也,上车摄辔,马也整齐而敛谐,投足调均,劳逸若一。”

⑩量、正:《章句》:“量,度也。正,方也。”凿:穿孔。枘(ruì):榫头,即插入卯眼的木栓。矩镬(jǔ yuē):法度。这里引申为尺寸。

论世:认识、观察世道。高举:指推崇优良品行。调:《章句》:“和也。”

推佞、进富:《章句》:“言世俗之人推佞以为贤,进富以为能。”张而不著:张:扩张,推广的意思。著:显著。张而不著,意为不能推广发扬。

朋曹:指谗佞小人。党 誉:袒护称赞。

弧:《章句》:“弧,戾也。”即违反,违背。

彭咸之娱乐:谓以伏节死直为乐。巧倕(chuí):古代传说中的巧匠。

箟(kūn):一作“蓖”,通“笛”,一种竹子。簬(lù):一作“蕗”,通“簵”,一种竹子。黀(zōu):一作“菆”,麻秸。蒸:析麻干的中干。(见《说文》)《广雅释器》:“古人造烛用之。凡用麻干葭苇竹木为烛皆日蒸。”蓬矢:用蓬蒿做的箭。革:没有毛的兽皮。这里指犀皮做的盾。

蹇:《章句》:“跛也。”极:《章句》:“竟也。”

宫:指五音(宫、商、角、徵、羽)之一。角:也是五音之一。《楚辞补注》:“《庄子》云,鼓宫宫动,鼓角角动,音律同矣。《淮南》云,调弦者叩宫宫应,弹角角动,此同声相和者也。注:叩大宫则少宫应,弹大角则少角动。”

景云:《章句》:“景云,大云而有光者。”

音声:古人用时有区别。简单的发音叫做“声”,声的组合,成为音乐节奏的,叫做“音”。

【译文】

君王糊里糊涂令人怨叹,

他的意志为何常变不坚。

悲痛大山为何要变为池塘,

为何江 河能够枯竭水干。

我愿趁君闲暇进献忠言,

又恐触犯忌讳遭人毁怨。

终于压抑情感缄默不语,

然而内心懊恨悲伤无限。

美玉石块同匣并放,

鱼眼宝珠一起贯穿。

劣马骏马混杂不分,

老牛驾辕骏马却驾两边。

岁月不停流逝一去不返,

年纪衰老一天不如一天。

我满腔忧愁啊烦闷难遣,

前途无望心中总觉不安。

本来时俗之人就善于取巧,

废弃法度又把政令改变。

闲置那千里马不去乘驾,

偏偏赶着劣马一路蹒跚。

当今世上难道没有良驹,

实是没有王良把它驾驭。

骏马见执鞭者不是好御手,

因此骏马飞蹄绝尘远去。

不度量凿孔就削木柄,

恐怕尺寸大小不会相同。

不分辨世风便推崇美德,

恐怕清高品行难以合众。

强弓松弛没有拉张,

谁能说清它射到何方。

国家未出现倾危之难,

怎知贤士是为国捐躯而亡。

世俗推佞为贤进用富人,

美好品行难以推广发扬。

贤士遭受排挤孤立无助,

群小营私结党 相互吹捧。

邪说被美饰仍非正道,

违背法度自是不公平。

忠直贤良只好隐居避世,

谗谀之徒登堂发号施令。

抛弃彭咸以伏节死直为乐的高贵品德,

废除了巧倕用以规矩曲直的绳墨。

香竹与麻秸混杂作燃烛,

用蓬蒿做利箭去把盾牌射。

没有皮鞭驾驭跛脚之驴,

哪条道路能够走得到底。

用直针做鱼钩,

又怎能钓到什么鱼?

俞伯牙破琴绝弦不再抚琴,

是因为失去了知音钟子期。

卞和怀抱玉璞痛哭泣血,

哪里有良匠把它琢治成美玉。

音调相同才能声调和谐,

族类相同自然心齐力协。

飞鸟鸣啼是为求呼同伴,

麋鹿呦鸣意在呼唤友朋。

叩击宫调则宫声相应,

弹奏角调则角音和鸣。

猛虎咆啸则谷风即起,

神龙腾飞则彩云簇拥。

音声一致和谐流转,

事物同类相互感应。

方与圆形状不同各相异,

势难把它们错杂相配在一起。

列子隐居避世身处困窘,

皆因世道混浊无所托依。

众鸟群飞成列成行,

凤凰独飞无凭无依。

遇浊世不得志难展宏图,

愿隐居岩穴中聊以逃避。

我本想对国事闭口不谈,

但曾经受君恩厚重如山。

我独自忧愁心怀怨愤,

愁怨无穷无尽恨绵绵。

积愁聚怨已经多年,

只望见君一面陈诉忠言。

未赶上贤君无法倾尽衷肠,

时世昏暗谁能将真伪明辨。

身卧病整日里忧愁烦闷,

感情压抑难以表达忠心。

无人可以同我共论政道,

可怜我的忠心难通于君。

【原文】

乱曰①:

鸾皇孔凤日以远兮,

畜凫驾鹅②。

鸡鹜满堂坛兮,

蛙黾游乎华池③。

要袅奔之兮,

腾驾橐驼④。

铅刀进御兮,

遥弃太阿⑤。

拔寨玄芝兮,

列树芋荷⑥。

橘柚萎枯兮,

苦李旖旎⑦。

甂瓯登于明堂兮,

周鼎潜乎深渊⑧。

自古而固然兮,

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注释】

①乱:这是《七谏》全篇的结尾。不是《谬谏》这篇独有的。《补注》:“古本释文《七谏》之后,《乱曰》别为一篇。《九怀》《九思》皆同。”

②驾鹅:《补注》:“郭璞云,驾鹅,野鹅也。”

③堂坛:《章句》:“高殿敞扬为堂,平场广坦为坛。”黾(měnɡ):青蛙。

④要袅:《补注》:“应劭曰,騕袅,古之骏马。赤喙玄身,日行五千里。”騕袅,即要袅。橐(tuó)驼:骆驼。

⑤太阿:《章句》:“太阿,利剑也。”

⑥玄芝:《章句》:“神草也。”

⑦旖旎:《章句》:“盛貌也。”

⑧甂瓯(piān ōu):盆一类的瓦器。《补注》:“《方言》:自关而西,盆盎小者曰甂也。瓯,小盆也。”周鼎:《章句》:“周鼎,夏禹所做鼎也。左氏传曰:昔夏禹之有德,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桀有昏德,鼎迁于商。商纣暴虐,鼎迁于周,是为周鼎。”

【译文】

尾声:

鸾凤孔雀日益飞向远方,

野鸭野鹅却在家中喂养。

呆鸡笨鸭充满殿堂庭院,

青蛙悠然游于芳华池塘。

骏马要袅奔走逃亡,

骆驼驾车踟蹰道上。

把锈钝的铅刀进献君王,

太阿利剑却被远抛一旁。

把玄芝灵草拔除干净,

荷花山芋却到处栽种。

橘树柚树日渐枯萎凋零,

那苦李却长得枝叶繁盛。

瓦盆陶罐陈列在明堂,

周鼎却抛在深渊之中。

黑白颠倒自古就是如此,

我又何必怨恨当今世风!

本站部分素材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475tl.net/1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