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0475成语 > 诗文

诗经桑中翻译全文翻译(诗经鄘风桑中原文及翻译赏析)

02-28 22:20:32 作者:测试
669

《桑中》出自《诗经·鄘风》,是一首“变风”作品,具有非常强烈的批判性。

这首诗歌在揭露卫国一系列丑闻的作品中显得比较独特,不针对卫宣公和宣姜等人,而是用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卫国社会从上到下所形成的淫风乱俗。

它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个令人惊惧的现实。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桑中》:柔糜的词调里,隐藏着令人惊惧的真相

如果不了解当时的历史环境,读《桑中》这首诗歌还会以为这是一首描写先秦时期男女爱情的作品。

但如果联系到当时的社会现实,就会发现这些温柔的话语里,揭示的内容却是何等的触目惊心。

《桑中》共三章,每章七句,四、五、七言杂糅,使得这首作品听起来非常的舒缓和温柔:

爰采唐矣?沬(mèi)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要(yāo)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麦矣?沬之北矣。云谁之思?美孟弋(yì)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沬之东矣。云谁之思?美孟庸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整首诗歌的格式非常整饬,每一章的字句和结构都完全一致,甚至其内容所讲述的都是同类型的事情,这一点是理解《桑中》的关键。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其中“唐”、“麦”、“葑”都是植物的名称,就是女萝、芜菁等。而“姜”、“弋”、“庸”都是贵族的姓氏,分别指三位女子。

“期我”、“要我”、“送我”等句是叠章,交代了男女行动的过程。

整首诗歌所描述的就是男女之间偷偷私奔的场景,他们的身份并非正常的情侣,很多都是贵族,甚至是有夫之妇和有妇之夫。

要理解《桑中》一诗,就需要读懂这首诗歌中的几处关键。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首先,诗中所举出的案例都发生在贵族之中,而他们是受过相关教育的人士,也是整个社会风俗的推动者和维护者。

如果连贵族群体在遵守礼仪的方面都开始“崩坏”了,那么以他们为标杆的平民就更为不堪了。

其次,《桑中》为什么要用三个结构和内容完全一样的章节来讲述同样一件事情呢?

因为这首诗歌并不是专门为了讽刺某一个人所作的,比如《新台》、《墙有茨》、《二子乘舟》、《君子偕老》等等诗歌,都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而这首《桑中》没有。

这就说明诗中所举出来的“三个”贵族绝非偶然现象,他们只不过是很普通的案例而已,如果续写下去,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举出三个完全相同的事迹就足以说明问题。

这意味着,礼崩乐坏下的“男女相奔”在当时的国家里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普遍的行为。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所以,在叠章中,男女双方所约定的地点都是惊人的一致。似乎诗人在告诉读者,这在整个社会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些看似“私密”的地点,都成了私奔的人约定俗成的场所。

一个国家“混乱”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没有礼义廉耻来约束人们的行为。上至贵族,下至百姓,物欲横流,道德沦丧,整个社会秩序基本已经全面崩溃。

这就是《礼记》中所说的:

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

那么,卫国又是如何到了这样的地步呢?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桑中》里的现象,是如何在卫国出现的?

《桑中》虽然出自“鄘风”,但和“邶风”一样,其中所收录的作品多是卫国的民歌,因为这两个地方最后都并入了卫国。

从这首诗歌前后的作品来说,可以确定其讲述的就是卫国宣姜时期的社会现实,其道德崩坏现象的出现就可以理解了。

卫国的问题,出自公室和公族。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卫庄公死后,卫桓公即位,因为被人蒙蔽,搅入了郑庄公与共叔段的矛盾,在弟弟公子州吁的坚持下,与郑国开战,使得郑卫两国纷争不断。

《诗经·邶风》中有几首描写“戍卒”生活的诗歌就被认为是这一时期的作品。

卫桓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了解到共叔段是因为谋反才被郑庄公驱逐,于是就修书致歉,主动化解两国矛盾。

然而,公子州吁依旧坚持和郑国进行战争,所以趁着卫桓公将要见周王的时候,将其刺杀,自立为国君,这就是卫前废公。

这是春秋时期非常重要的一次“弑君篡位”行为,公子州吁是第一个成功者,而卫桓公就是第一个被弑杀的国君。

而此时,卫国的混乱才刚刚开始。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公子州吁连年征战,使得国内民生凋敝,最终被推翻。于是在晋国当质子的姬晋被迎归,这就是卫宣公。

卫宣公和卫桓公、公子州吁一样,也是卫庄公的儿子。可他还是公子的时候,就与自己父亲的爱姬夷姜私通,生下了公子伋等子嗣。等他成为国君之后,又因为宠爱夷姜,将出身并不光彩的公子伋立为储君。

这种行为突破了道德伦理的底线,并且还以国君、储君等身份使之合法化。

为了使公子伋坐稳储君之位,卫宣公向齐国下聘,为公子伋选择了宣姜为未婚妻。然而,等宣姜来到卫国之后,卫宣公却看上了她的美貌,自己迎娶了宣姜,而宣姜默许了卫宣公的行为,嫁给了未婚夫的父亲。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在之后的岁月里,宣姜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坐上储君之位,最终和卫宣公设计杀死了公子伋。令人感到可惜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却无意中害死了宣姜的儿子公子寿。“虎毒尚不食子”,可见这一对夫妇实在是蛇蝎心肠。

卫宣公死后,宣姜的另一个儿子公子朔成功即位,是为卫惠公,但卫国依旧不得安宁。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卫惠公不得民心,又遭到了公子伋、公子寿门人的强烈报复,曾一度被赶出了卫国。最后卫惠公借外部势力齐国镇压国内公族和子民,才恢复了国君身份。为了使得自己君位稳固,其母宣姜再次改嫁卫昭伯公子顽。

这一行为又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公子顽是公子伋的同母弟,是卫惠公的哥哥,他应该称宣姜为“后母”。

也就是说,在婚姻伦理上,宣姜先嫁给了未婚夫的父亲,又再嫁给了儿子的哥哥,这使得整个卫国对此感到羞愤。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诗经》中,《静女》、《新台》、《二子乘舟》、《墙有茨》、《君子偕老》等作品都与之有关,但却都没有这首《桑中》让人触目惊心。

《论语》当中曾这么说过:

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就是说,风行草偃,统治者的德行必然会影响到治下子民的道德观念。不仅好的德行能起到教化作用,百姓同样会模仿统治者恶劣的行径。

《诗经·桑中》:男女奔淫,相窃妻妾,真乃一派亡国乱象

《桑中》所讲述的就是这样的内容,因为卫国统治阶级长时间的混乱,道德沦丧,秩序崩坏,使得民间的风俗迅速恶化,以至于“男女相奔”都成为了屡见不鲜的事迹。

这样一个国家,已经走在了“灭亡”的边缘。


未来在黑夜隐匿,于此静待晓光。

我是待晓儿,专注于文化的科普与解读,欢迎关注与交流。

本站部分素材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475tl.net/13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