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0475成语 > 名句

鬼谷子全文注释及译文(左传全文注释及译文)

03-05 03:34:13 作者:测试
875

原文

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审察其所先后,度权量能,校其伎巧短长。夫贤、不肖;智、愚;勇、怯;仁、义有差。乃可摔、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审定有无,与其虚实,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微排其言而掉反之,以求其实,实得其指。阖而捭之,以求其利。或开而示之,或阖而闭之。开而示之者,同其情也;阖而闭之者,异其诚也。可与不可,审明其计谋,以原其同异。离合有守,先从其志。

鬼谷子,阅读2

注释

度权量能:度量权衡,测量才能。

捭:开,分。

牧:处理,掌控。

指:通“旨”,旨意。

译文

所以,圣人要始终把握事物发展变化的关键,观察事物发展的先后顺序,度量对方的智谋,测量对方的能力,再比较技巧方面的长处和短处。至于贤良和不肖,智慧和愚蠢,勇敢和怯懦,都是有区别的。所有这些,可以开放,也可以封闭;可以进升,也可以辞退;可以轻视,也可以敬重,要用无为的方法来处理这些。考察他们的有无与虚实,通过对他们嗜好和欲望的分析来揭示他们的志向和意愿。适当贬抑对方所说的话,当他们开放以后再反复考察,以便探察实情,切实把握对方言行的宗旨,让对方先封闭而后开放,以便抓住有利时机。或者开放,使之显现;或者封闭,使之隐藏。开放使其显现,是因为情趣相同;封闭使之隐藏,是因为诚意不一样。要区分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就要把那些计谋研究明白,计谋有与自己不相同的和相同的,必须有主见,并区别对待,也要注意跟踪对方的思想活动。

活学活用

在用人方面,人们用过两套方案,一种是任人唯亲,一种是任人唯贤。第一种中包含有很大的感情因素,这也导致其中必定会存有很多的水分,从而导致他们在处理事情上会有一定的局限性,严重的时候还会影响到事情的发展态势。历史上也有很多的王朝就是因为这种用人方法而导致腐败滋生,最后改朝换代的例子。这就说明它存在着很大的缺陷。当然,人们早就发现了它的缺陷,这才有了“任人唯贤”的出现。能力高的人不仅会办事,而且能办好事,就能更好地促进成功,所以人们也将任人唯贤作为用人的标准。

《鬼谷子》一书中对人的才能很看重,认为只有认清了一个人的才能之后才能委以重任。但有时候用人也不必拘泥一格。在算计中,很多人常会用别人的把柄要挟其为自己做事,其实想想,这样做能防止其生出二心,用人何尝不可以这样呢?汉代的朱博就善于利用别人的“把柄”来为自己做事。

朱博虽然是武将出身,但他做事干练,才能过人,很受下属和百姓的爱戴。他在左冯翊地方做官期间,在长陵一带有个叫做尚方禁的大户人家,听说他在年轻的时候曾强奸了别人的妻子,但是被人砍伤了面颊。这种人应该被重重地处罚,但是因为他当时贿赂了时任功曹,就免于追责了。

朱博上任后,觉得这真是岂有此理,就召见了尚方禁。尚方禁见新任官员召见自己,虽然心里直打鼓,但是又不得不见,只好硬着头皮去了。等尚方禁来了之后,朱博见他的脸上果然有一道疤痕,于是假装关心地问:“你脸上这疤痕是怎么搞的呀?”尚方禁一听就心虚,心想这下完了,就赶紧讨饶:“小人有罪,小人有罪。”朱博见他好老实,就不再隐瞒,直接说:“既然有罪,就如实给我讲来!”尚方禁就讲了事情的经过,然后又哀求道:“请大人赎罪,小人以后再也不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朱博见了尚方禁这样的反应,没有立即追究他的责任,反而哈哈大笑,说:“男子汉大丈夫,难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既然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本官想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你愿意效力吗?”尚方禁本以为自己即使能开罪也要脱层皮,听到他这么说,当然是喜不自禁,赶紧就答应:“小人万死不辞,一定为大人效劳。”于是,朱博命令尚方禁不能泄露此次谈话的内容,并让他记录那些官员的一些言行,好及时向他报告。尚方禁俨然从以前那个恶人变成了朱博的亲信、耳目。

尚方禁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还被重用,这让他对朱博起了感恩之心,所以做起事来也就特别卖力。朱博也因此破获了多起盗窃、强奸等案件,让地方的治安得到大大的改观。朱博正是拿住了曾经是恶人的尚方禁的“把柄”,但是他却又不惩罚尚方禁,让尚方禁不仅不敢再次胡作非为,还对他感恩戴德,忠心为他做事。朱博不仅对尚方禁用这一招,对他曾经贿赂过的功曹也用同样的招数。他召见那个功曹时,首先严厉地将他训斥一番,然后拿出纸和笔,让他将自己受贿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记住,如果有半句欺骗的话,当心你的脑袋搬家!”朱博这样说可将那位功曹吓得不轻,而且他也知道朱博向来说到做到,十分不好惹,于是就将自己的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

朱博因之前从尚方禁那里了解了这位功曹受贿的情况,看了他交代的事情之后也相差无几,就说:“你回去后要好好反省,从今以后更要改过自新,不许再胡作非为!”说着拔出刀来。


功曹一看见刀,两腿都软了,嘴里不住地讨饶,却见朱博用刀将他交代的那些材料都削成了碎屑。但是功曹此后再也不敢做坏事,工作起来也尽心尽责,不敢懈怠了。

朱博虽然出身武将,但他也明白曾经犯过错不代表以后还会犯错,就用这种方法“要挟”他们为自己做事,不仅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让他们明白,要是再犯,数罪并罚,可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但是恶人即使再有能力,也因为曾经的错误给自己贴上了不好的标签,这样的人不能随便用。如果非要用,就要像朱博这样能用一些手段将他们牢牢地控制在手心里,这样他们就翻不出大浪来了。

对付恶人要用特殊的手段,但是对于那些既有才能,又出身干净的人来说,就不必使用这样的心机了。在任用人才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小心谨慎,用的人不对,就会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用的对,才能起到助力的作用。像东汉末年的桓帝和灵帝两位皇帝,就是因为任用宦官,杀戮贤臣,使得社会动荡,才有了后来的汉室之乱。

说到用人,诸葛亮在这方面就有比较独到的眼光。他推荐董允为侍中,兼领虎贲中郎将,统率宫中宿卫重兵,负责宫中之事。刘禅想要增加后宫嫔妃,董允认为古时天子后妃指数不超过12人,而目前后宫人数已足,不应该再增加;刘禅宠爱宦官黄皓,而黄皓想干预政事,董允上则正色匡主,下则厉责黄皓。他在时,黄皓就不敢胡作非为。

不仅如此,蒋琬和姜维都能显示出诸葛亮的慧眼。蒋琬一开始在蜀国就任一个小小的都县长,而刘备前去巡视时,却看见蒋琬饮酒醉倒,不理政事,于是要杀掉他。诸葛亮却深知其人:“蒋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其为政以安民为本,不以修饰为先,愿主公重加察之。”后来诸葛亮提拔蒋琬为丞相府长史,每次出征,他都能足食足兵供给,保证后勤。诸葛亮死前就上表刘禅:“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后来蒋琬执政,表现出其大公无私、胸怀宽广的气度。

姜维在北伐中虽无大胜,但姜维在位时,魏兵也不能侵入。只是后来刘禅昏庸,不听姜维扼守阴平的主意,这才导致成都被袭。姜维后来还想借助诈降之机来杀掉钟会,可惜没有成功。

刘禅如此昏庸,但是在诸葛亮推荐的这几个人的辅助下,他也在位达40年之久,而魏国的政权虽然比较强势,却也只有28年,就被司马氏夺权。所以说,任用一个合适的人非常重要,否则就等于是自毁前程。

任人唯贤,就是说只有这个人有真的贤能,才能被任用,不能因为这个人和自己沾亲带故,为了提拔他,或者是面子上的问题就任用他,这样不仅不是帮他,反而是害自己。如果这个人不适合这个位置,那么他就没有能力做好这个位置上应该做的事,做不好就不仅仅是误事那么简单,还可能会衍生出大事。或许他因为得到这个位置而使自己的生活有些改观,但因为不适合,他就会和这个环境格格不入,还不如到一个他能学到本领的位置上。

现实生活中有些人多多少少会碍于情面做出一些“任人唯亲”的事情,但是这大多也是建立在自己有能力的基础上,如果你没有相应的能力,那么在这个位置上你就会误事,会丢别人的面子,这对大家来说都不好看。但回过头来看,要是有能力,又何必那样做呢?即使不靠关系,也一样会有很多地方适合你去。只要有足够的才能,就不用怕没有地方施展。

任人唯贤就要求重视一个人的才能,不能因为个人因素对这个有才能的人有偏见,否则就做不到任人唯贤。生活中其实有很多这样因为一些小事而在用人方面带有一些个人色彩的,比如自己对那人有一点意见,那么遇到问题的时候即使他能做得更好,你也宁愿去请别人做;这个位置其实更适合那个人,但因为你跟这个人比较熟,就会推荐他来坐。这些都是明显地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决定,或许你会因此得到更牢固的关系,但是事业的发展上也会因为没有用到能力更优秀的人而降低发展速度。所以在用人方面不能有太多的感情色彩,这会阻碍自己做出最明智的决定。

当然,在用人时要看清这个人的能力,既不能无才当成有才来用,也不能有才当成无才来使。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和才能,说不定你看到的所谓缺点就是他的特点,就是他的能力。比如说古时候的鸡鸣狗盗之徒,这虽然登不了大雅之堂,但他们同样能解围。其实什么能力并不重要,只要他没有用这个能力去做坏事,而是用它来谋取正当的利益,那么这个能力就是可用的。比如说孔子收了一个弟子,这个人没有别的特长,就是嗓门儿大。而有一次,孔子有急事要渡河,但在河面上却看不到船的影子。那个弟子就站在岸边,大声地吆喝起来,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船夫划船过来了,孔子也顺利地过了河。有什么样的能力不重要,很多人的能力在平时都不大显眼,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却能起到重要的作用。有能力的人在适当的位置,才能起到适当的作用,这不是讲感情就能讲来的,所以用人要任人唯贤。

任人唯贤,就是用好有才之人的才能,如果用好了,大可以兴国安邦,天下安定;小处可以促进一个企业的兴旺和个人的发达,这也是《鬼谷子》提出的选人、用人的精髓。所以进入职场的新人要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样就能有更多的资本得到别人的青睐,才能站稳脚跟。

本站部分素材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0475tl.net/59799.html